体育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别忘了当年法国也是受害者

发布日期:2021-12-19 17:42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年9月25日,在中国政府的不懈努力下,孟晚舟女士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了暂缓起诉协议。根据该协议条款,她将不会被美国进一步起诉,加拿大方面的引渡程序也随即终止。

  阔别祖国1028天,在没有承认任何无端指控、没有缴纳任何罚款和保释金的情况下,搭载着孟晚舟的政府包机终于降落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

  孟晚舟事件得到圆满解决,标志着这场美国政府出于政治和经济目的,肆意挥动“长臂管辖权”大棒,指示他国“依法绑架”第三国企业高管的闹剧,最终落下了帷幕。但事实上,美国用这种方式为自身牟利的恶劣行径从未停止过。

  回顾近十年的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尽管一个孟晚舟获释,却又有更多的人在美国的授意下遭受了无妄的牢狱之灾。

  长臂管辖权的概念,最早由美国最高法院官哈伦·F·斯通(Harlan F. Stone)于“国际鞋业公司诉华盛顿州”案中提出。

  1945年,二战的硝烟刚刚散去,美国各州之间的联络重新变得频繁起来,原告华盛顿州政府要求被告国际鞋业公司依法缴纳失业救济金。

  而被告认为,自己的主要经营活动发生在密苏里州,在华盛顿州不仅没有任何业务,甚至连办公场所都没有。在只雇佣了十余名华盛顿州销售人员的情况下,它不应当支付相关费用。

  在这场被载入美国法学教科书的官司中,首席官哈伦认为“只要该被告与法院所管辖区域有‘某种最低联系’(Minimum Contacts),便可以进行诉讼,行使管辖权”,因此判决原告华盛顿州胜诉。

  随后,“最低联系”这个概念继续延展,于1955年以“长臂管辖(long-arm jurisdiction)”的称呼被正式写入了法律。但此时,它还不是一个引人注目的条款。

  20世纪70年代,长臂管辖开始走向台前。这时候美苏冷战已经进入白热化,但美国国内却连续爆出惊天丑闻。

  1972年,水门事件让尼克松黯然下台;1975年,联合果品公司为了以低廉的关税采购香蕉,向时任洪都拉斯总统阿雷利亚诺行贿250万美元的“香蕉门”被公诸于世;1976年,美国航空制造业巨头洛克希德公司为向日本兜售F-104战斗机和L-1011客机,向日本黑社会和政府高层大肆行贿的事件被曝光。

  在当时苏攻美守的大背景下,这一系列丑闻让美国的对外形象一落千丈。为挽救美国的国际声誉,时任总统吉米·卡特签署生效了《国家紧急经济权利法》(IEEPA)和《反海外腐败法》(FCPA)两部法案。

  尽管两部法案的本意是好的,但却掀起了反对声浪。不少美国企业家和政客认为:如果外国公司行贿,而美国公司因为受该法律约束不能行贿的话,那么他们在海外竞争时必定会陷入劣势,因此必须要让所有国家都遵循美国制定的法律。

  为此,美国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政治游说,最终绕开了联合国,推动经合组织(OECD)通过了基本照搬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反行贿公约》。

  事情到这里就开始变味了。许多国家很快意识到,以美国的全球影响力和执行力,在美国的框架下推动全球经济反腐,无异于公开赋予美国域外法权。

  这是因为,该法案规定:只要相关行为有任何涉及到美国的因素,无论是该公司在美国注册,还是行贿使用的是美元,亦或是有分公司在美国上市,甚至哪怕使用的电子邮箱服务器在美国,美国就都可以对相关个人和公司进行调查和制裁。

  这还不够,为了拓展长臂管辖权的范围,美国后续还颁布了多部法律。如911事件后,小布什政府颁布了《爱国者法案》,美国可以反恐为由,合法地监视和监听任何人通讯。

  2018年,特朗普政府颁布了《澄清数据在海外合法使用法》,规定任何互联网公司只要与美国发生“联系”,便均要接受美国政府的长臂管辖。

  毫不夸张地说,美国正是通过这一套组合拳,将自己“世界警察”的地位通过法律的形式确认下来。有了这样的神兵利器,美国自然毫不犹豫地开始了“狩猎”。

  美国通过长臂管辖权肆意收割他国公司的最佳例证,无疑是发生于2013年的法国阿尔斯通案。

  事情发生前,阿尔斯通是全球轨道交通、电力设备和电力传输基础设施领域的领先企业,在水电和核电领域都拥有大量专利,其一流的电机制造技术享誉全球。正因如此,阿尔斯通集团和美国通用电气在多个领域竞争都非常激烈。

  从2010年起,美国执法部门以怀疑阿尔斯通向埃及、印尼和沙特等国官员行贿来换取中标为理由,开始对阿尔斯通进行调查

  经过三年的时间,美国确定阿尔斯通至少支付了7500万美元贿赂以换取价值40亿美元的项目。于是要求阿尔斯通认罪并支付高额罚款,但阿尔斯通一直采取拖延战术。结果,2013年4月14日阿尔斯通集团锅炉部全球负责人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在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被捕。

  为了给阿尔斯通集团施压,美国准备以数十项罪名起诉皮耶鲁齐。一旦指控成立,他最高会被判处125年的监禁。

  据皮耶鲁齐在出狱后撰写的《美国陷阱》一书中回忆,为了逼他认罪,美国人先把他和重刑犯关押在一起3个多月,然后数次抬高保释金和保释条件,使他无法暂时出狱。随后,美国人安排他参加了一场认罪听证会,明白地给他指了两条路:

  一是拒绝认罪,那结果就是要面临一场耗时至少3年的审判。如果他被判有罪,至少要在监狱里度过15年。

  二是认罪并与美方合作,交代阿尔斯通集团的其他犯罪行为,那么他最多还会再被关押半年就能自由。

  身陷囹圄的皮耶鲁齐明白,自己已经沦为美国的“经济人质”。为了换取减刑,他部分承认阿尔斯通曾经在印尼行贿,但这样的态度并没有让美国人满意。听证会后,他又被继续关押了一年多,其中有250多天都身处于一个完全封闭,甚至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里。

  监狱外,美国政府对阿尔斯通的攻势一刻也没停。皮耶鲁齐部分认罪后,美国通用(GE)参与到了案件中,声称只要阿尔斯通将所有电气业务出售给它,就能大幅度降低罚款并结束案件。除此之外,美国还先后逮捕了阿尔斯通的三名高管,同样逼迫他们“认罪换轻罚”。

  当时,法国财政部长蒙特伯格极力反对这样的无理要求。为了拯救阿尔斯通,他拉来了德国的西门子集团,希望由西门子收购阿尔斯通的电气业务,将最顶尖的电气技术留在欧洲。

  但美国政府公然表示,如果西门子接手,那么阿尔斯通因受贿行为所要支付的巨额罚款(10亿美元以上)需要由西门子支付。德国人被吓退后,蒙特伯格又在政府中通过法案,如果外国公司要收购法国的支柱性企业,必须经过政府同意。

  但一年后,被极限施压的阿尔斯通还是宣布,承认美国政府指控的所有罪名,不仅接受了7.72亿美元的巨额罚款,更以17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集团所有的电气业务给美国通用。2014年8月,接任蒙特伯格财长一职的马克龙(即法国现任总统)批准了这项交易。

  近些年,美国频繁利用长臂管辖权逮捕、甚至跨国追捕第三国公司高管的事件屡见报端。

  2014年3月,奥地利警方应美国司法部的请求,逮捕了乌克兰天然气大亨菲尔塔什,理由是后者曾向印度官员行贿。

  2018年12月6日,加拿大应美国当局要求逮捕了华为公司首席财务孟晚舟,理由是华为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令,向伊朗出口相关设备。

  2021年9月24日,美国因税务指控逮捕了俄罗斯最大天然气集团诺瓦泰克的首席财务官马克·杰特沃伊。

  第一步,美国政府“锁定他国关键行业(如能源、高科技)高管;第二步,在境内或其他有引渡条例国家进行抓捕;第三步,认罪则重罚甚至拆解企业,不认罪则长期关押;第四步,让美国企业出面收购受害企业。

  有些时候,美国政府为了获取证据甚至不惜钓鱼执法。《美国陷阱》一书中曾提到,美国2009年曾派遣特工假扮成加蓬国防部长的中间商,跟20多家企业洽谈项目,通过暗示支付回扣便能获得合同的方式,让对方行贿,进而留下证据。

  最重要的是,美国政府对他国企业重拳出击,对本国企业的腐败行为却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便事发,后续也会“关起门来”低调处理。

  迄今为止,涉及到《反海外腐败法》的案件中,罚款排名前十的只有一个案件是涉及到美国企业的,其在处理腐败问题上的双重标准可见一斑。

  可以预见的是,尽管此次孟晚舟事件最终以罕见的“不认罪并释放”的结局落幕,但在中美关系紧张的大背景下,美国以长臂管辖掣肘中国企业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