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直播:以国之名悼我同胞!国家公祭日仪式举行

发布日期:2022-01-14 05:04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年12月13日,是第8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12月13日上午10时,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将举行国家公祭仪式活动。

  今天早上8点整,在国家公祭广场,以国之名下半旗,为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致哀。

  目前,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在世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而今年又有11位幸存者离世,他们甚至没有等来侵略者一句郑重道歉,但他们的名字和肖像就是历史的铁证。

  2021年1月28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杨翠英去世,她是今年去世的第一位幸存者。

  南京大屠杀期间,杨翠英的父亲、舅舅、堂爷爷被日军用刺刀杀害,弟弟被踩死,此后她便成了全家的支柱,带着失明的母亲和弟弟妹妹艰难度日。

  老人生前说:“1937年冬天,日本兵突然闯进我家,我亲眼看着他们将我父亲杀死,母亲也被刺伤并打了一枪,幸好子弹从头皮擦过。当时我在现场,躲在桌子下面逃过一劫。”

  1937年,李如富的三舅碰上正在巡逻的日本兵,他们拿人当靶子比试枪法,远远的对着李如富的三舅开枪。被打伤后的三舅回到家中,在床上躺了四五天后去世了。

  她在生前回忆:“我的三姐可怜啊,她那时候最心疼我”,那一年的陈文英只有12岁。在她的记忆里三姐是最疼她的人,攒钱给她买衣裳、给她剪指甲。

  当陈文英从安全区回家探望时,原本完整的一个家彻底没了,她最爱的三姐,赤身裸体死在菜地里……

  1937年,他的大姐险些被日军强奸。戚振安生前回忆:“日本马队追上了我们,有个日本兵要强奸我家大姐,他把拴马的绳子拴到自己身上,后面马受惊拖着日本兵跑远了 ”

  他回忆父亲被日军杀害以后:“那时候我才8岁,一家老的老、小的小生活没有着落,后来母亲靠做小买卖来养活我们一家。”

  1937年,他曾看见日本兵叫老百姓扛东西,其中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因年老体弱扛不动桌子,被日本兵用刀砍在头上,鲜血直淌。

  他生前证言:“走到新街口的时候,日本的炮弹和子弹就在我们身边响,炮声和枪声就在我们身边响,当时死了很多人。”

  黄刘氏生前回忆:“那时候我们往外地逃,我打扮得不像个人样,戴个草帽,脸上抹着黑灰,我们还亲眼目睹一个撑船的女船家被日军打死了。”

  那年冬天南京的一个小广场上,年仅1岁多的傅兆增和妈妈、二姑妈与日军迎面相逢,两名日军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枪,子弹从傅兆增的大腿和他母亲的左肋中间穿过,他腿上至今留有一道伤疤有十几厘米那么长。

  2021年10月19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马秀英去世,她是今年去世的第11位幸存者。

  曾被老人抱在怀里的重孙女马雯倩在纪念馆担任志愿者时说:“在南京这个历经沧桑的城市里,有这样一段被鲜血覆盖的历史,作为幸存者后代,我要传承好这段历史,守护不能忘却的记忆。”

  幸存者的证言,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铁证,今天我们缅怀先辈,见证者日渐凋零,但历史不容遗忘。

Power by DedeCms